川原今天肝不动了

乙女用小号
反派暴徒爱好者
上线吃粮不产粮
真的很屑请勿关注(๑•̀㉨•́ฅ✧

继初代空瓶之后的第三次再入手💝
虽然之前跟亲友保证不再淘了……
但是抱枕上没有阿尼基的味道就睡不着
所以这是爱情啊(理直气壮)

屌屌到辣!!!!
跟非人类激情击掌!!!!!!

恭喜你解锁稀有结局【告白成功】

————“就给你点甜头尝尝好了。”

你成功攻略了劳模
你真是太🐮🍺了

本来想画床咚(╥ω╥`)  但是我太屑了我TM画不出来就很心塞......
然而女票女昌一时爽
一直女票女昌一直爽

叼烟的英俊恶魔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或不在服务区

优秀员工工作时间从不开机.


枪和姿势照着家里模型和截图虾鲫鲅揉的
背景百度搜“夜景”

他跟高架狙击枪绝配

存睡前BT言论

今天终于进了点香阁排名前十
挚友二话不说产了一篇蔡我
香,真的,太香了
我可以我好了我完事儿了( ̄▽ ̄   )

【名柯乙女 琴酒X你】一概不知

无任务状态琴酒 X 伤残病弱你
本来是个严肃的场景
因为写得太屑所以不严肃了
没营养的剧情&剧烈OOC
亲友说想看女主战损
可是我写不出来(拔自己头发)










        他站在半撩起的窗帘边上,窗外的天空刚有鱼肚白的势头,只有早冬熹微的晨光映在他身上,余下少得可怜的光线照着床上的你,使苍白的皮肤变得更加苍白。

        他叼起一支烟,透过打火机转瞬即逝的火焰盯视你的脸。

        那时贝尔摩德大概撤离得很迅速,或者根本没有留下残局,才会悠哉地把你送到他这来。

        “严重的基本处理过了,她只需要在清净的地方休息一段时间而已。”

        美丽的女人倚在车窗边,涂着石竹色口红的嘴唇泛起诱人的光泽。

        “好好养着你的小睡美人吧。”她摇上玻璃踩了一脚油门,把尾音散在夜风里,“记得闺房通风————”

        想到这,琴酒掐了点起没多久的烟,抬手把窗户拉开一些,潮湿的空气慢慢涌进卧室,冲淡了烟味。

        他是不情愿的,但总觉得有必要这样做,好像缺少这一个步骤你就不能醒过来一样。

        烟头在灰白的大理石窗台上撵出焦黑的粉末,让人没来由得烦躁起来。

        他走到床边,在你身旁坐下来,被褥微陷下去,把你纤细的手掩在棉质布料中,看上去脆弱得不堪一握。

        琴酒手里还拿着歪扭的香烟,他不打算把残烟扔在地毯上。当初你一边捏着购物单一边小声地保证屋里的东西都会用心打扫,于是在他的出资下,你把空白的住处收拾得很有文艺气息,比如脚下这张米白色的地毯,即使他不喜欢在这样的地方过夜。

        “啧。”

        琴酒咂咂嘴,抬眼看向床头柜,那里摆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碗,用了彩色玻璃的拼接工艺。

        那玩意儿你喜欢得很,买来放在床边上,里面不时会出现零食糖果之类的东西。他自然不会吃那些,只是对于听话乖顺的你的一点点纵容罢了。

        倒是某次云雨之后,你颤颤巍巍地撑起身去够他的胳膊,眨巴着一双可怜兮兮的大眼睛,在他危险的注视和想弄清楚原因的默许下慢慢拿走他只抽了三口的烟,还带着祈求的语气轻声询问他:“总抽烟对身体不好的,我给你……剥颗糖……”

        琴酒差点就被你气乐了。

        他看了你一会,简单筛选了脑海中几个词汇后用最轻的“蠢女人”三个字作为对你傻*行为的回应。

        但是现在,他轻轻哼了一声。把烟丢进玻璃碗去,用行为再次给你回应。

        然后他摘了帽子,脱下外套,撩开被角把手伸进去触碰你微微发烫的皮肤。大腿到腹部,到胸部,到脖颈,再到脸庞。

        手掌紧贴着细薄的,隐隐覆盖着淡青色血管的皮肤,他的手指分明地感受着你肋骨的轮廓,胸前的软肉,以及白皙细长的颈部。

        琴酒逐渐生出一种异样的愉悦,这个孱弱,易碎,毫无抵抗力的生命完完全全掌握在他手里,比任何一次杀死没有还手之力的目标还要彻底。

        敌人也好,叛徒也罢,他们只会死在他枪下,你却因他的授意而活着。

        这样的你,他很喜欢。

        他把脸贴在你平滑的胸口。亲吻,啃咬,掐弄躯体上每一处无伤完好的皮肉。他扼住你的脖子再慢慢收紧,直到你无意识地皱眉,失了血色的双唇间飘出一丝微不可闻的叹息,再适可而止地将手松开。

        这样孱弱,易碎,毫无抵抗力的你,他很喜欢。

        反复几次,折腾得你甚至有苏醒的趋势,琴酒才停下。

        其实你前天有过一小段清醒的时间,是换药的时候硬生生给痛醒的。伏特加下手没轻重,尤其是头上的伤口,几乎被纱布狠狠勒住,所以他上手了,只让你做了一个有些痛的梦。

        你的伤口不再渗血,这是个好兆头。

        “小睡美人”会醒过来,会康复,会以旅游途中遭遇意外受伤而不得不回老家修养一段时间的理由重新出现在某个工作岗位上。会用普通到不起眼的身份,用柔和温润的性格,用让人无法拒绝的漂亮脸蛋,再次成为一个完美的线人。

        这让琴酒的心情有了微妙的转变,他似乎希望你醒过来,但又希望延长这段恢复期,毕竟现在这样安静的你更让他放心。

        某些念想勾起了他不喜欢的回忆。

        当时书店前的绿色植被还没有开始枯萎,他坐在副驾驶位,隔着一层玻璃远远观察那个把你拦在人行道边上的男同事。

        个头不算高,中等身材,学生模样,长相中偏上,帽兜衫是流行的运动品牌,九成新,是为了告白才穿的吧。

        “对面是可爱的男孩子啊,Gin。”贝尔摩德很有兴致地翻出小型望远镜,“还准备了蛋糕,真用心。”

        呵。

        “伏特加,打开监听器。”

        “大哥,要不……”

        “动作快点。”

        监听器在咔哒一声后开始播放小声的杂音,但清楚得收到了你和同事之间的对话。

        [……呐,就是这样了。如果可以的话,或者说,我有这个资格,想和前辈您交往…可以吗?……]

        [……能听到久木同学这样说我很开心的,久木同学是个很好的人呢……还破费买了蛋糕给我……]

        很开心是吗。捧着蛋糕一副舍不得的样子,念叨这么多废话还想做什么?打算答应他?真是活得不耐烦。

        琴酒眯起眼,狠狠拧了两下监听器的音量钮调到最大声。再说一句,再多说一句这种装模作样的话,他就会把那臭小子变成尸体,再让你跟尸体谈情说爱。

        [……但是,我喜欢一个女孩哦。……]

        [……啊?……]

        ……

        你一本正经的声音继续响起来。

        [……我喜欢的人,头发很长,个子很高,比你还要高喔。平时会穿着黑色风衣带黑色帽子,是个超帅气的大姐姐。她车开得特别好,很有品味,还能……]

        贝尔摩德憋笑了一会终于“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弯腰的时候滑掉了望远镜也没功夫捡起来。伏特加快把嘴咬烂了,肩膀和后座的女人抖得如出一辙,但死活不敢笑出声。

        [……呃,希望前辈您和那个大姐姐能幸————

        同事的话没有说完,琴酒“嘭”得一拳砸在监听器的开关上,车里静了下来。

        那天晚上你还是被他收拾了,过程相比原计划来说换了一种较为温柔的办法,所幸没有谁变成尸体,可喜可贺。

        所以睡美人还是睡着比较好,他终止回忆,重新套上外衣和帽子,呼吸这个安静房间里的空气,起码不会有年轻的小男生围着你兜转了。

       

        ———————————————



        时间 16:43

        天气   阴   有雪

        你醒来时房子里没有第二个人。

        对于昏迷期间发生的事,你一概不知。

        你只知道,大腿有点痛,胸部有点痛,身上有红痕,淤青,脖子上有掐痕。

        大理石窗台上有焦黑的烟灰,精心挑选的米白色地毯上踩了不少杂乱的黑色脚印,最喜欢的玻璃碗里有烟头。

        你怀着控诉的心情拍下照片发给某人,但出于对他的畏惧并没有打出任何文字,只缓慢地打出一个〈  ?〉。

        几分钟后,他回复了你。

        〈  呵  〉









END.

陈宫哥哥卡面好看低星亲民,友情池子容易满宝,自带献祭换拐技能,我爱了,蹲神仙太太写爽文。